麒麟文化养生曲:六、“中功”的宣传品

2021/09/29 20:13 · 养生知识 ·  · 麒麟文化养生曲:六、“中功”的宣传品已关闭评论
养生知识课程
摘要:

麒麟文化养生曲:六、“中功”的宣传品“中功”的宣传品有书箱、录音带、录像带等。书箱主要有:《中华养生益智功》1-4部、《中华养生益智功1-4部功总辅导》、《麒麟文化》、《麒麟文化荟萃》、《中国麒麟功画》、《特医》、《中国特医医案》、《另一类声音》、

麒麟文化养生曲:六、“中功”的宣传品  第1张

麒麟文化养生曲:六、“中功”的宣传品

“中功”的宣传品有书箱、录音带、录像带等。书箱主要有:《中华养生益智功》1-4部、《中华养生益智功1-4部功总辅导》、《麒麟文化》、《麒麟文化荟萃》、《中国麒麟功画》、《特医》、《中国特医医案》、《另一类声音》、《静体秘要》、《自然的萧声—张宏堡和他的麒麟文化体系》、《练功指南》等。音像制品主要有:《中华养生益智功》1-4部功、《中华养生益智功松劲功舞》、《六字真音》、《养生益智音乐采光曲》、《中华养生益智功金塔桩》、《中华养生益智功功乐》、《中华养生益智功高级功法系列教学带》、《特医祖师张宏堡》、《麒麟系列功乐带》、《春意盎然日月五行歌》、《麒麟文化专题节目精选》、《中华养生益智功表演曲》等。录像带有:《张宏堡系列报告大道之理与生命科学系列教学带》

麒麟文化养生曲:六、“中功”的宣传品  第2张

麒麟文化养生曲:四川纳溪:最美经济从“速度”到“质量”蝶变

8年来,四川纳溪有巨变。
实现从“化工老城”到“文旅新城”的蝶变。全区已经建成A级景区12个,被纳入“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名单。
旅游收入的跃变。游客接待量从2012年的207万人次增长到2019年的996万人次,年均递增28%;旅游收入从2012年的10.8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06亿元,年均递增35.1%。近年来3次获评全省农民增收工作先进县。
发展思路的嬗变。全域旅游风生水起,被文旅部确定为四川省唯一的文化和旅游改革发展调研联系点、获评“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区”,被亚太旅游联合会评为“最美养生休闲旅游名区”。先后获评“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全国农业休闲乡村旅游示范区等34项国家级荣誉。
大力传承 “全域经验”获新发展
发展全域旅游,纳溪区早有谋划。2012年,纳溪率先提出全域旅游发展战略,按照“全域景区”“多规合一”思路,实现文旅规划与国土空间规划、基础设施专项规划等有机衔接、融合统一,推动旅游升级发展。
确定了思路,体制机制必须创新优化,才能大力推动多层级融合,“一盘棋”推进全域旅游发展。
随之,纳溪通过成立旅发委、组建文旅局,设立旅游景区管委会,成立全域旅游发展领导小组,统筹区、镇、村三级力量推进全域旅游工作;每年设立3000万元文旅产业发展基金并逐年递增,累计带动旅游综合投入200亿元;出台《推进全域旅游工作的实施意见》《旅游团队优惠奖励办法》等系列扶持政策,强化政策支持,为发展全域旅游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追寻红色记忆,传承红色文化........近年来,一股股红色暖流激荡在50万纳溪百姓心间。这是纳溪区依托独特的红色文化资源和丰富的民俗文化,挖掘红色文化,做响红色品牌,打造出川南最大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这里的历史资料记载了残酷激烈的战场硝烟,珍贵物品述说着峥嵘岁月的艰难困苦。这里也是朱德成名地,朱德军事思想萌芽也从这场战争开始。”在纳溪区护国战争纪念馆,随着讲解员生动详细的讲述,参观者无不怀着对革命前辈的敬意,被带入到辛亥革命和护国战争的光辉历程,几场经典战役跨越时空浮现在眼前。
“‘绿色发展、红色传承、特色兴区’是我们第十三届党代会提出的’3343’发展战略第一个重要内容。”纳溪区主要负责人表示。为促进全域旅游快速发展,纳溪还以建设全球唯一茶酒文化融合项目——世界茶酒小镇为核心之一;建设大旺竹海、天仙硐美丽谷、黄龙湖“三个支点”,以此推进旅游“品牌化、项目化、社会化、智能化”四化同步。
全域兴业 “四大板块”齐头并进
近年来,以文旅、产旅、城旅、景民融合发展“纳溪模式”成效明显。
几年间,纳溪陆续引进上海均和、绿地集团,计划投资300亿元,着力打造占地30平方公里的全国唯一以护国文化为主题的“百年护国城”。目前,建成全国唯一的护国战争博物馆、百年护国战壕。护国人文学院被省委确定为干部党性教育基地。加快建设华商同心文化园、民主党派教育基地和中华商会论坛永久会址,文旅融合成效明显。
同时,纳溪区依托“世界白酒酒庄群落发源地”、全国唯一“白酒酒庄文化服务综合标准化示范区”“中国特早茶之乡”等资源禀赋,引进知名企业投资120亿元打造世界唯一的茶酒小镇,着力打造汇集99座特色酒庄、30万亩生态茶园的世界茶酒文化旅游目的地。
引进外资30亿元打造丹霞竹林风景线,借助数字经济11个“全球(国)第一”项目,抢占数字旅游前沿阵地。建成云溪数字先锋广场、数字经济展示大厅,成为北大“少年中国芯”科普基地。推进自然风貌、人文历史与城、镇、村多空间融合,打造旅游名城、名镇、名村。
目前,泸州长江湿地公园曲水湾水街、麒麟文化广场、脊梁文化公园等一批公园建成投用,文旅特色小镇、美丽乡村加快崛起,“全域旅游”在纳溪实至名归。
创新驱动 “三个赋能”美美云溪
每逢节假日,前来纳溪区大渡口镇花田酒地景区赏花拍照、体验七彩玻璃栈道和漂流的游客络绎不绝。
这个"网红“景区是纳溪区近年来将“臭水沟”变为“花园”的真实写照。整个景区依托清溪河下游河畔而建,以展示花田景观和酒文化为主题,是人们旅游、观光、休闲的理想之地。
在打造过程中,纳溪区实施小流域综合治理和“产业形态退二进三”工程,同时引进业主开发打造,让小流域重新焕发“生机”,实现“花文化”“水文化”与“酒文化”融合。成功升级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四川省第一“国家水土保持生态文明示范工程”。凭借其千亩特色花海,单日最高接待游客达4万人。
在另一边,泸州欢乐派海滩公园自2015年建成以来,每年接待成都、重庆、宜宾及泸州周边市民达50万人次。由此,花田酒地、欢乐派海滩公园、龙洄庄园,不仅成为纳溪区“全域旅游”的重要名片,也是纳溪区委政府发展“大”旅游中可圈可点的一笔。
“每年早春茶开采后,我的农家乐生意好的很呢,年收入都有两三万元。”说起茶产业带来的额外收益,护国镇梅岭村种茶大户杨启再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春茶采摘期间,在纳溪区护国镇梅岭村、白节镇团结村连绵不断的茶园里,随处可见前来体验采茶乐趣的游客。今年5月,护国梅岭茶叶公园被农业农村部评为全国生态观光茶旅精品线路。
“以茶为媒,产业联动。”纳溪为此打造全域综合产业链条,按照“龙头企业+专合社+基地+农户”发展模式,积极引进上规模、有实力、前景好的龙头企业10余家,带动村民发展茶叶基地30万亩,带动20万茶农增收致富。同时充分发挥生态优势,挖掘农业文化内涵,突出农业 “生产、生态、休闲”功能,努力实现三产联动。
产业联动必将带富一方百姓,成为全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通讯员 金其云 记者 戚原)
【来源:中国县域经济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举报/反馈麒麟文化养生曲:六、“中功”的宣传品  第3张

麒麟文化养生曲:广电领域反腐持续发力:广告代理权、养生节目中暗藏玄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9月17日消息,“看到曾经熟悉亲切的同事成为反面教材,让我深受触动。”近日,贵州广电传媒集团纪委利用本集团查处的典型案例组织开展警示教育活动,主要针对集团直管企业和总部各部室主要负责人,目的是强化对“一把手”关键少数的教育管理,进一步强化纪律和规矩意识,自觉接受监督,坚守从政底线,杜绝违规违纪违法行为。
7月23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公布,贵州广电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胡宝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六盘水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事实上,广电领域并非“隐秘的角落”,领导干部一旦放松自我要求,等待他们的将是摘去耀眼“光环”、业内名声不保,多年的苦心经营付之东流。
打开电视,精彩纷呈的剧集,创意满满的广告,令人目不暇接。然而,光鲜亮丽背后,利益的诱惑不断考验着广电人的职业操守。记者梳理近两年相关案例发现,广电领域腐败主要集中在电视剧购销、广告投放、违规侵占业务返点等方面。
在投资合作、购销发行环节收受贿赂
“被告人陶燕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退缴违法所得488万元上缴国库。”6月24日,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陶燕,浙江广电集团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曾一手打造《中国梦想秀》《十二道锋味》等多部知名栏目。这位圈内公认的“金牌制作人”,如今却黯然落幕。
据了解,她执掌的总编室,负责台里的影视剧购销、自制剧制作和版权管理。一次偶然的交谈,陶燕从北京东海麒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胡某处得知,对方正在筹拍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考虑到导演、演员尚未确定,风险太大,陶燕并未响应胡某的投资建议。
几个月后,陶燕得知该剧新媒体版权有所进展,向胡某确认后认为基本无风险,便主动提出要投资。胡某为今后在电视剧收购等方面得到关照,在已无需投资的情况下,同意陶燕按10%的入股比例投资1200万元。后陶燕因资金短缺,向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熊某借款。出于相同的心理,熊某提议以公司名义投资,收益全归陶燕一方,陶燕欣然应允。
2016年9月28日,熊某与东海麒麟签订联合摄制合同。一年后,东海麒麟如约返还投资款、收益款共计2320余万元。因经营不善,熊某无力支付全部收益,仅交付给陶燕488万元,陶燕依然笑纳。
电视剧购销,历来是广电系统的重要廉政风险点。国家广电总局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发行各类电视剧共计254部、集,为近五年最低值。即便如此,依然超出了全国四级电视台9000集的年播出承载量。供大于求、供需失衡,加之央视在电视剧领域投入有限,使得省级卫视有了较高的议价能力。
据业内人士透露,电视剧属于文化产品,缺乏具体量化指标,无法用有形标准评判优劣。购剧环节不透明,决策权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权力过分集中,后果可想而知。
与陶燕“空手套白狼”、仅因一部剧作折戟不同,安徽广播电视台下属安徽华星传媒投资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李潮洋,则多次以“剧本修改费”名义收受贿赂。
得知某校电视中心准备拍摄电视剧《三国》,安徽广播电视台有意投资合作,并安排时任五星东方公司负责人李潮洋负责项目事宜,与时任电视中心主任杨某接洽。
李潮洋与承制方签订《三国》投资合作协议,约定五星东方投资2000万元,享有15%的年固定回报率。此后,安徽广播电视台以3603.6万元购买了该剧的首轮播映权。
在李潮洋受邀参加《三国》电视剧研讨会期间,杨某为酬谢李潮洋,以剧本修改费名义送给他10万元。此后,李潮洋如法炮制,包括《三国》在内,先后在六部电视剧的投资合作中,共计收受115万元。
那么,剧本修改费究竟是劳务所得,还是受贿名目?此案二审时,这成为庭上焦点之一。
杨某证实,李潮洋确实对剧本提出了修改意见,还挂了《三国》的制片人,但他是受安徽台指派参与合作投资事宜,是履行职务行为,且合作协议中并无给他报酬方面的约定。
李潮洋自己也承认,安徽台参与电视剧合拍投资一般在300至500万元之间,而《三国》少有地投了2000万元。由于安徽台的参与,还为对方吸引了其他投资,发行时也更有说服力。对于另一部电视剧,他更是直言,“比较‘狗血’,一线电视台一般都不会购买”,但在他的运作下,安徽台还是参与投资了500万元,为发行提供了一定便利。
另有当事人表示,“剧本修改费”不过是送钱的名义。一是感谢李潮洋合作中的帮助,安徽台是比较有影响的地方大台,其投资有较大市场影响力,会给发行带来便利,也希望建立长期合作拍摄关系;二是想通过合作让安徽台能买这部电视剧。
广告代理权、养生节目中暗藏玄机
对于广电系统来说,广告时段、频道、频率具有排他性,属于注意力经济下的稀缺资源。掌控广告播放权力,也容易滋生腐败。
杨清仿是党的十九大后广东首个被通报“双开”的厅级干部。2006年至2011年,他利用职务便利,为复兴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东莞广播电视台广告经营代理权、投放广告业务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324万元、港币414万元。
在任东莞台副台长期间,杨清仿分管广告经营业务,是广告商眼里的“财神爷”。刘某的广州复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代理了一家门诊部,在杨清仿的支持下,得以在东莞台《健康有约》等节目中投放医疗类广告。杨清仿明知其存在热线电话弄虚作假的行为,却“睁只眼闭只眼”、不加制止。
刘某投桃报李,每逢中秋、春节均会送给杨清仿好处费,前后共计人民币130万元、港币308万元。他还通过代杨清仿出资45万元入股某投资公司的方式,赠送杨清仿股份。
不仅如此,杨清仿还慷公家之慨,在投放广告业务及申请赠播、返点优惠政策过程中提供支持帮助,可谓“将权力用到了极致”。今年7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杨清仿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追缴杨清仿与他人共同受贿所得人民币362万元及孳息,上缴国库。追缴杨清仿单独受贿所得人民币1324万元,港币414万元,某连锁公司20%的股份及孳息,上缴国库。
权力集中、资源渠道集中,加之广电集团旗下半商业半行政化的部门、公司越来越多,以权谋私的贪腐行为屡禁不止。曾有业内人士反思,“应采取招投标形式,避免某些人说了算。”遗憾的是,有些招投标流于形式,反倒成了贪腐行为的遮羞布。
2013年9月至2015年10月,时任云南广电网络集团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总经理杨茂甲,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共计26万元。其中,不乏招投标过程中的“意思一下”。胆子越来越大,杨茂甲甚至主动开口索贿。
驰扬广告公司法人周某回忆,杨茂甲曾叫她准备8万元,她就到银行当面取现金交给他。这么做,是希望得到其主管的市场营销部支持,对节目进行改版,提高收视率,另外也担心在后续经营过程中会被找麻烦。这已经是她第五次送钱给杨茂甲。此前一次送出1万元,希望为该公司被停播的养生节目尽早恢复。
高管敛财的默契
2019年12月18日,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武汉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李景成、原武汉广播电视台规划发展部(产业办)副主任武建刚犯贪污罪,各判处有期徒刑5年、罚金20万元,相关赃款发还武汉广播电视台。
二人双双落马,主要与套取经费有关。武汉市广播电视局曾成立卫星节目落地管理办公室(简称落地办),负责全国各地卫星频道在武汉入网、落地的收费及服务工作。按照卫星落地收入分配及管理政策,每年落地收入会返还一定比例作为落地办经费。
此后,时任武汉市广播电视局采编中心主任李景成、落地办副主任武建刚利用职务便利,从落地办经费中多次领取奖励。经共谋,二人隐瞒已按年初商定标准实名领取相应奖金的事实,明知时任局长吕值友等人不属于发放奖励人员范围,仍以发放“落地年终奖”的名义,向吕值友及自己等人发放奖励。
几年下来,二人指使工作人员陈某以稿费、劳务费等名义虚列支出、伪造领款单,从落地办经费中套取资金359万元,用于发放“落地年终奖”。值得注意的是,吕值友调任湖北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后仍欣然“捧场”,应邀参加老东家举行的全国落地工作会议,以新身份对前来参会的外省卫视领导做了承诺和说明。之后,武汉广播电视台当年的落地收入应声而涨,达1.5亿元。
人虽走,茶不凉。在此期间,李景成、武建刚仍按照吕值友调职前的做法,继续向其发放“落地年终奖”共计人民币100万元。
不仅是节目制播、广告投放、卫星落地等领域,在资本浪潮中,个别广电大鳄也“长袖善舞”。
2011年9月,经上级批准,广东省广电公司出资3亿元设立广东宏业广电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电基金”)。该基金与广东中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广投公司”)签订委托管理协议,委托后者负责管理。杨清仿当时任省广电公司分管财务部、投融资业务的总会计师,按照班子会议的要求,为广电基金募集到了3.62亿元社会资金。
按中广投公司的内部规定,项目组成员成功募集到资金,可获得1%的募资奖励金。但这一条并不适用于杨清仿,因为他既非该项目组成员,且作为省广电公司高管,不能收取兼职企业的奖励或报酬。这令他很不甘心。
于是,杨清仿与时任中广投公司副总经理高曲勤商定,以高名义向中广投公司申领362万元募资奖励金,杨清仿再分给高好处费。按规定,广电基金财务由省广电公司负责。于是,就达成了“我给你批钱、你给我返点”的默契。经分管省广电公司财务部的杨清仿签字同意,广电基金向中广投公司支付了基金管理费共计1830万元。
没过多久,中广投公司总经理郑某、副董事长吴某等人“知恩图报”,在明知杨清仿、高曲勤均不应获得奖励金的情况下,仍支付了上述362万元。除去支付相关运作税费,杨清仿实际分得286万余元,高曲勤实际分得45万余元。
深挖案件根源,建设清廉广电
事实证明,反腐败没有禁区、永不停歇。
随着陶燕案尘埃落定,浙江广电集团党委第一时间召开会议专题通报相关情况。集团各单位部门按照党委统一部署,以案明纪、以案说法,积极推动清廉广电建设。
为全面落实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强化对“关键少数”和“关键岗位”的监督,集团党委进一步加强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集团党委书记与党委成员、集团党委书记与下属部门单位一把手、部门单位一把手与内设科室负责人分三级签订党风廉政建设责任书。
在此基础上,浙江卫视还与频道内关键岗位重点人员签订了272份廉政承诺书,层层传导压力,层层压紧责任。在全集团范围内组织开展廉政风险梳理排查,举一反三、防范风险,进一步健全完善影视节目生产、节目版权购销等制度规定,确保制度执行落实落地。
引以为戒,警钟长鸣。云南广电网络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在深刻分析案件成因和制度漏洞的基础上,着力抓好以案促改各项工作。
公司党委及时成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把巡视整改、干部选拔任用整改、审计反馈意见整改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整改有机结合,统筹实施整改。班子成员组成8个督导组,深入16个分(子)公司指导督促整改落实情况,发现“四风”苗头性、倾向性问题15个。
与此同时,集团公司党委、纪委还就暴露出的突出问题,进一步健全内控机制,封堵制度漏洞。组织对现有174项制度进行梳理,修改完善了党委会、董事会、总经理办公室、监事会、股东会议事规则及财务管理、招投标采购和发展费管理等41份制度规定,制定《一把手监督实施办法》《党委班子成员挂钩二级企业党建工作制度》等20项规章制度,促使权力在纪法轨道平稳运行。
广电反腐,仍需加力。
(原题为《观察 | 广电领域反腐持续发力》)

麒麟文化养生曲:六、“中功”的宣传品  第4张

麒麟文化养生曲:观察|广电领域反腐持续发力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管筱璞
“看到曾经熟悉亲切的同事成为反面教材,让我深受触动。”近日,贵州广电传媒集团纪委利用本集团查处的典型案例组织开展警示教育活动,主要针对集团直管企业和总部各部室主要负责人,目的是强化对“一把手”关键少数的教育管理,进一步强化纪律和规矩意识,自觉接受监督,坚守从政底线,杜绝违规违纪违法行为。
7月23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公布,贵州广电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胡宝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六盘水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事实上,广电领域并非“隐秘的角落”,领导干部一旦放松自我要求,等待他们的将是摘去耀眼“光环”、业内名声不保,多年的苦心经营付之东流。
打开电视,精彩纷呈的剧集,创意满满的广告,令人目不暇接。然而,光鲜亮丽背后,利益的诱惑不断考验着广电人的职业操守。记者梳理近两年相关案例发现,广电领域腐败主要集中在电视剧购销、广告投放、违规侵占业务返点等方面。
在投资合作、购销发行环节收受贿赂
“被告人陶燕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退缴违法所得488万元上缴国库。”6月24日,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陶燕,浙江广电集团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曾一手打造《中国梦想秀》《十二道锋味》等多部知名栏目。这位圈内公认的“金牌制作人”,如今却黯然落幕。
据了解,她执掌的总编室,负责台里的影视剧购销、自制剧制作和版权管理。一次偶然的交谈,陶燕从北京东海麒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胡某处得知,对方正在筹拍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考虑到导演、演员尚未确定,风险太大,陶燕并未响应胡某的投资建议。
几个月后,陶燕得知该剧新媒体版权有所进展,向胡某确认后认为基本无风险,便主动提出要投资。胡某为今后在电视剧收购等方面得到关照,在已无需投资的情况下,同意陶燕按10%的入股比例投资1200万元。后陶燕因资金短缺,向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熊某借款。出于相同的心理,熊某提议以公司名义投资,收益全归陶燕一方,陶燕欣然应允。
2016年9月28日,熊某与东海麒麟签订联合摄制合同。一年后,东海麒麟如约返还投资款、收益款共计2320余万元。因经营不善,熊某无力支付全部收益,仅交付给陶燕488万元,陶燕依然笑纳。
电视剧购销,历来是广电系统的重要廉政风险点。国家广电总局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发行各类电视剧共计254部、集,为近五年最低值。即便如此,依然超出了全国四级电视台9000集的年播出承载量。供大于求、供需失衡,加之央视在电视剧领域投入有限,使得省级卫视有了较高的议价能力。
据业内人士透露,电视剧属于文化产品,缺乏具体量化指标,无法用有形标准评判优劣。购剧环节不透明,决策权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权力过分集中,后果可想而知。
与陶燕“空手套白狼”、仅因一部剧作折戟不同,安徽广播电视台下属安徽华星传媒投资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李潮洋,则多次以“剧本修改费”名义收受贿赂。
得知某校电视中心准备拍摄电视剧《三国》,安徽广播电视台有意投资合作,并安排时任五星东方公司负责人李潮洋负责项目事宜,与时任电视中心主任杨某接洽。
李潮洋与承制方签订《三国》投资合作协议,约定五星东方投资2000万元,享有15%的年固定回报率。此后,安徽广播电视台以3603.6万元购买了该剧的首轮播映权。
在李潮洋受邀参加《三国》电视剧研讨会期间,杨某为酬谢李潮洋,以剧本修改费名义送给他10万元。此后,李潮洋如法炮制,包括《三国》在内,先后在六部电视剧的投资合作中,共计收受115万元。
那么,剧本修改费究竟是劳务所得,还是受贿名目?此案二审时,这成为庭上焦点之一。
杨某证实,李潮洋确实对剧本提出了修改意见,还挂了《三国》的制片人,但他是受安徽台指派参与合作投资事宜,是履行职务行为,且合作协议中并无给他报酬方面的约定。
李潮洋自己也承认,安徽台参与电视剧合拍投资一般在300至500万元之间,而《三国》少有地投了2000万元。由于安徽台的参与,还为对方吸引了其他投资,发行时也更有说服力。对于另一部电视剧,他更是直言,“比较‘狗血’,一线电视台一般都不会购买”,但在他的运作下,安徽台还是参与投资了500万元,为发行提供了一定便利。
另有当事人表示,“剧本修改费”不过是送钱的名义。一是感谢李潮洋合作中的帮助,安徽台是比较有影响的地方大台,其投资有较大市场影响力,会给发行带来便利,也希望建立长期合作拍摄关系;二是想通过合作让安徽台能买这部电视剧。
广告代理权、养生节目中暗藏玄机
对于广电系统来说,广告时段、频道、频率具有排他性,属于注意力经济下的稀缺资源。掌控广告播放权力,也容易滋生腐败。
杨清仿是党的十九大后广东首个被通报“双开”的厅级干部。2006年至2011年,他利用职务便利,为复兴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东莞广播电视台广告经营代理权、投放广告业务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324万元、港币414万元。
在任东莞台副台长期间,杨清仿分管广告经营业务,是广告商眼里的“财神爷”。刘某的广州复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代理了一家门诊部,在杨清仿的支持下,得以在东莞台《健康有约》等节目中投放医疗类广告。杨清仿明知其存在热线电话弄虚作假的行为,却“睁只眼闭只眼”、不加制止。
刘某投桃报李,每逢中秋、春节均会送给杨清仿好处费,前后共计人民币130万元、港币308万元。他还通过代杨清仿出资45万元入股某投资公司的方式,赠送杨清仿股份。
不仅如此,杨清仿还慷公家之慨,在投放广告业务及申请赠播、返点优惠政策过程中提供支持帮助,可谓“将权力用到了极致”。今年7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杨清仿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追缴杨清仿与他人共同受贿所得人民币362万元及孳息,上缴国库。追缴杨清仿单独受贿所得人民币1324万元,港币414万元,某连锁公司20%的股份及孳息,上缴国库。
权力集中、资源渠道集中,加之广电集团旗下半商业半行政化的部门、公司越来越多,以权谋私的贪腐行为屡禁不止。曾有业内人士反思,“应采取招投标形式,避免某些人说了算。”遗憾的是,有些招投标流于形式,反倒成了贪腐行为的遮羞布。
2013年9月至2015年10月,时任云南广电网络集团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总经理杨茂甲,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共计26万元。其中,不乏招投标过程中的“意思一下”。胆子越来越大,杨茂甲甚至主动开口索贿。
驰扬广告公司法人周某回忆,杨茂甲曾叫她准备8万元,她就到银行当面取现金交给他。这么做,是希望得到其主管的市场营销部支持,对节目进行改版,提高收视率,另外也担心在后续经营过程中会被找麻烦。这已经是她第五次送钱给杨茂甲。此前一次送出1万元,希望为该公司被停播的养生节目尽早恢复。
高管敛财的默契
2019年12月18日,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武汉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李景成、原武汉广播电视台规划发展部(产业办)副主任武建刚犯贪污罪,各判处有期徒刑5年、罚金20万元,相关赃款发还武汉广播电视台。
二人双双落马,主要与套取经费有关。武汉市广播电视局曾成立卫星节目落地管理办公室(简称落地办),负责全国各地卫星频道在武汉入网、落地的收费及服务工作。按照卫星落地收入分配及管理政策,每年落地收入会返还一定比例作为落地办经费。
此后,时任武汉市广播电视局采编中心主任李景成、落地办副主任武建刚利用职务便利,从落地办经费中多次领取奖励。经共谋,二人隐瞒已按年初商定标准实名领取相应奖金的事实,明知时任局长吕值友等人不属于发放奖励人员范围,仍以发放“落地年终奖”的名义,向吕值友及自己等人发放奖励。
几年下来,二人指使工作人员陈某以稿费、劳务费等名义虚列支出、伪造领款单,从落地办经费中套取资金359万元,用于发放“落地年终奖”。值得注意的是,吕值友调任湖北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后仍欣然“捧场”,应邀参加老东家举行的全国落地工作会议,以新身份对前来参会的外省卫视领导做了承诺和说明。之后,武汉广播电视台当年的落地收入应声而涨,达1.5亿元。
人虽走,茶不凉。在此期间,李景成、武建刚仍按照吕值友调职前的做法,继续向其发放“落地年终奖”共计人民币100万元。
不仅是节目制播、广告投放、卫星落地等领域,在资本浪潮中,个别广电大鳄也“长袖善舞”。
2011年9月,经上级批准,广东省广电公司出资3亿元设立广东宏业广电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电基金”)。该基金与广东中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广投公司”)签订委托管理协议,委托后者负责管理。杨清仿当时任省广电公司分管财务部、投融资业务的总会计师,按照班子会议的要求,为广电基金募集到了3.62亿元社会资金。
按中广投公司的内部规定,项目组成员成功募集到资金,可获得1%的募资奖励金。但这一条并不适用于杨清仿,因为他既非该项目组成员,且作为省广电公司高管,不能收取兼职企业的奖励或报酬。这令他很不甘心。
于是,杨清仿与时任中广投公司副总经理高曲勤商定,以高名义向中广投公司申领362万元募资奖励金,杨清仿再分给高好处费。按规定,广电基金财务由省广电公司负责。于是,就达成了“我给你批钱、你给我返点”的默契。经分管省广电公司财务部的杨清仿签字同意,广电基金向中广投公司支付了基金管理费共计1830万元。
没过多久,中广投公司总经理郑某、副董事长吴某等人“知恩图报”,在明知杨清仿、高曲勤均不应获得奖励金的情况下,仍支付了上述362万元。除去支付相关运作税费,杨清仿实际分得286万余元,高曲勤实际分得45万余元。
深挖案件根源,建设清廉广电
事实证明,反腐败没有禁区、永不停歇。
随着陶燕案尘埃落定,浙江广电集团党委第一时间召开会议专题通报相关情况。集团各单位部门按照党委统一部署,以案明纪、以案说法,积极推动清廉广电建设。
为全面落实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强化对“关键少数”和“关键岗位”的监督,集团党委进一步加强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集团党委书记与党委成员、集团党委书记与下属部门单位一把手、部门单位一把手与内设科室负责人分三级签订党风廉政建设责任书。
在此基础上,浙江卫视还与频道内关键岗位重点人员签订了272份廉政承诺书,层层传导压力,层层压紧责任。在全集团范围内组织开展廉政风险梳理排查,举一反三、防范风险,进一步健全完善影视节目生产、节目版权购销等制度规定,确保制度执行落实落地。
引以为戒,警钟长鸣。云南广电网络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在深刻分析案件成因和制度漏洞的基础上,着力抓好以案促改各项工作。
公司党委及时成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把巡视整改、干部选拔任用整改、审计反馈意见整改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整改有机结合,统筹实施整改。班子成员组成8个督导组,深入16个分(子)公司指导督促整改落实情况,发现“四风”苗头性、倾向性问题15个。
与此同时,集团公司党委、纪委还就暴露出的突出问题,进一步健全内控机制,封堵制度漏洞。组织对现有174项制度进行梳理,修改完善了党委会、董事会、总经理办公室、监事会、股东会议事规则及财务管理、招投标采购和发展费管理等41份制度规定,制定《一把手监督实施办法》《党委班子成员挂钩二级企业党建工作制度》等20项规章制度,促使权力在纪法轨道平稳运行。
广电反腐,仍需加力。
举报/反馈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wsmba.cn/5464.html
文章标签: ,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wsmba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已关闭!